风采Frends你贴身的私家美容顾问

大清徽商主题曲我和闺蜜同时怀了他的孩子

作者:admin日期:

分类:风采Frends/美容护肤/

周末,我和往日一样打扫着屋里的卫生。最后整理书柜的时候,有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物影映入眼帘,我把它拿了出来,仔细端详着,这是一张CD,封面写着happy wedding,里面刻着我和他结婚那天每分每秒的喜悦。

我打开电脑主机,把CD放入播放。自婚庆公司寄来这张CD以来便被我放入了书柜里,一直想着在某个时刻,两人一起观影来着,但直到我们离婚那天也未曾一起看过它。

影像里的他俊逸依旧,单膝而跪,手捧着鲜花对我允诺:“我以前的世界中心是你,我现在的世界中心也是你,我未来的世界中心仍然只有你一人。”我还笑话他,这可不行,往后还有孩子呢。

届时主持人让我们交换戒指,苏瓴作为伴娘双手捧着戒指盒走向我们。苏瓴是我发小,打小的闺蜜情深。那时她说羡慕我能遇到周洛,拥有全天下最真最诚最暖最……的爱情,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词语都赠予祝福我们。

我说,你也会的。

她只是淡淡的微笑。

说来讽刺的是曾经以我为世界中心的人走向了不再以我为世界中心的未来,拥有这么美好爱情的婚姻终究还是结束了。离婚那天,他选择净身出户,提着我给他收拾好的行李箱渐渐离开了。通过窗户的小缝隙,可以看到他的三步一回头,依依不舍。

离婚前夕,他双膝跪地,声音哽咽着说负了我,不求我原谅,但求我安好。

我是一名护士工作于市医院,他则一人经营着餐饮店。

那日我们说好一起庆祝一周年结婚纪念日,但当我准备下班时,因为当晚夜班同事突遇车祸,护士长便让我顶替夜班。我跟护士长说明了情况,希望能找其他人顶班。

护士长语重心长的说:“李玉啊,你们夫妻恩爱,每年都会有一次结婚纪念日的嘛,今天实在是找不到人了,你就辛苦一下哈。”还不等我再次回应,护士长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我不觉翻个白眼,遇到不通情达理的领导时,我祝愿对方孤老终生。

我不得不给周洛打电话,说明今个儿的来龙去脉,希望他能见谅。

周洛倒是毫无生气之感,反而安慰我,只要人在一起,在哪儿庆祝也是一样的。他便从店里自个儿弄了几个菜打包来到科室。我很感动。

凌晨。

苏瓴哭哑着声音给我打电话,她和交往一年的男朋友分手了,希望我能去陪陪她。

隔着电话能感受到她极度的悲伤还有周围吵杂的声音,像是在酒吧或者KT之类的地方。

我问,你在哪儿。

果不其然在酒吧买醉。

我值十二小时的夜班,是赶不过去陪她了,又非常担心她的安危,毕竟一个独自买醉忧伤的女子最容易成为夜场男人的猎物了。

我叫周洛去找她,把她安全送到家再来陪我。

第二天早晨,完成晨交班后。我拨打苏瓴的电话,不通。我又拨打了周洛的电话,他说去店里了。

我想周洛白天忙完店里的事,晚上又来陪我,凌晨还得送醉酒的苏瓴,定是累了便回家休息了吧,那个时候我未曾有过一刻怀疑他们。

纸终究包不住火,有些事情总是在机缘巧合下知晓。由于有日工作清闲,我便想着提前下班去周洛店里帮忙,后来不知怎么转念一想,好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苏瓴了,去看苏瓴吧。

自苏瓴分手后便辞职在家了,她白天不喜外出,我猜她就在家里,连个电话也没打就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我真后悔为什么去她家之前不通个电话,如果我们通个电话,说不定我就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些事情。

正当我要敲响苏瓴大门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里响起,周洛?他怎么会在这里。我的心立刻悬吊起来,轻轻地贴近门,想听他们在说什么。

“苏瓴,对不起。”周洛说。

苏瓴恼悔着双手掩面,声音沙哑:“这不是你的错,都是我。”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都不要各自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着。”周洛在苏瓴约三个拳头大小的地方落座。“我是个男人,我会负责任的。”周洛一直是一个敢做敢担的人,我在想如果是面对我,他会不会这么坦然呢。

“你要怎么负责任,我现在都没脸再见李玉了。”

周洛低下头,眉头紧锁,思索着:“我会把一切都补偿给她,是我负了她。”

“你……”苏瓴疑惑着。

“我已经负了她,不能再对不起你。”

“都怪我不好,如果那晚我不给李玉打电话,你就不会来送我,你不会来送我就不会……”苏瓴随即用力敲打着肚子,“为什么会怀孕呢。”

周洛赶紧拉着她的双手,避免二次伤害。我感受的到他在抱着她,想保护她,“不是你的错,不是你的错。”

“如果没有这个孩子,我们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

“对不起,对不起。”周洛自责又怜惜着。

苏瓴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想,“要不,要不我打了这个孩子吧。”

“不可以!”

我就在门外偷听着他们的谈话,脑袋一片空白,何时走回家都不知。

我就坐在沙发里,发呆般看着游走的时钟秒针,等着周洛回家。

我听着门锁扭动的声音,心开始‘咚咚’上蹿下跳,这刻我多么希望他能晚点回家。我急速平复自己的心情,控制自己心中欲欲而出的怒火。

周洛回家和往常一般贴近我的脸庞,说句爱你,看不出一丝不同。

但我却油然生出一股恶心,“说吧。”我先发制人。

周洛先是迟疑了一秒,脱下外套,慢慢朝我靠近。

“离我远点,恶心。”见他靠近的身体,我极力摞动身子,远离他。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周洛问,出乎他的意外。

“下午。”只觉鼻子一酸,眼里开始被笼上一层朦胧,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我都听见了。”

“玉儿,对不起。”

“不要叫我玉儿,恶心!”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歇斯底里怒吼着。在忠诚的爱情里所有称呼都令人心生愉悦,但是一旦爱情不忠,所有的爱称都变得可笑之极,令人作呕。

所谓的忠贞不渝不过如此,所谓的闺蜜情深也不过如此,都不过是短暂的誓言,欺骗你我罢了。

东窗事发到离婚,我都不曾见过苏瓴,不知是羞愧于见我,还是怕我发疯了伤害了她肚里的孩子,我不愿猜想,徒增悲伤。

我更不愿去想象周洛描述的那晚各种细节,然而越想遗忘则画面越清晰浮现于脑海。

他说送苏瓴回家时。

苏瓴一身酒气,似醉非醉的模样,把她放在床上,准备离开之际却听到苏瓴放声哭泣起来。

苏瓴本就长着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容,梨花带雨起来更是我见犹怜。

周洛从浴室里拿出一张脸帕递给她,苏瓴扬起面庞,意图让他为其拭面。周洛也这样做了。

他不忍离开,后来他们聊了很久很久的天,从尘埃聊到浩瀚宇宙,再从情愫聊到爱情,可只字未提过我。以至于他们仿佛都忘记了我的存在。

苏瓴沱红着脸,嘴唇贴上他的嘴唇。

周洛先是撇开脸,肾上腺素迅速分泌,心跳加速,尽管极力克制自己精虫上脑。但依然做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风流鬼。

离婚也是周洛先提出的,他说负了我,愿意净身出户。

我不再说话,我不想变成一个自怨自艾的怨妇,发生的事情已然发生,我们不能改变过去,但是我们还是可以选择未来。

看着CD里的每一帧画面,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周洛到离开也不知道,我也怀了他的孩子。我不想用孩子绑架任何一个人,即使我相信破镜能重圆,但我更相信破镜重圆上修复过的痕迹永远犹新。

所以我不恨他们,但我也不会原谅他们。因为所有的世界中心都应该是自己的坚强堆砌起来的城堡。

今日话题

如果你闺蜜喝醉了,你会让你男朋友独自去接她吗?

欢迎留言参与评论哦!

文 |  西落东升

刮膜棒配图〡文中配图部分来源于网络

本文标签:我和(4)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
  • 品评日本花道

  • 「花道」又称「华道」,「华」乃「莲华」之简称。古人在佛前供奉人工制「莲华」,称「供华」,「花道」就是从「供华」演变而成。 随着佛教从中国传入日本,与佛教相关的仪式及
  • 陈好:新版本中国美人(多图)

  • 曾有人在网络上发起一项调查:陈好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哪里?三分之一的人回答是她的眼睛,三分之一的人说是她的气质,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找不出确切答案,只好说:她没有一处不迷
  • 黑眼圈的成因

  • 形成 黑眼圈的原因有六﹕ 一、遗传体质﹕患者的眼轮匝肌先天性就较肥厚,或是眼部皮肤的色素,先天就比邻近部位的皮肤色素深暗而且量也多,所以显现出暗灰色。 二、化妆品的色

时尚我做主·潮流跟我走